鲸落

恭喜你成功捕捉一只野生阿鲸_(:3」∠❀)_
bl是主业 偶尔有乙女向摸鱼
APH/双黄/怪诞小镇/纳米核心/clex/琅琊榜/Snarry
非常杂食
欢迎有礼貌【划重点】的调戏
谢谢
以上
比心

【法英】can't stand the rain

*私设两个艺术生谈恋爱 日常小甜饼
*完全文不对题 题目取自BGM(可见lo主主页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耳机里八音盒等的声音缓缓响起,弗朗西斯踏着巴黎傍晚的夕阳踱步在塞纳河畔,金黄色的阳光给河水笼上一层轻纱。秋风刮过,落了一地的梧桐叶,他不禁裹了裹自己的驼色大衣。向花店麻花辫的雀斑女孩买了一束玫瑰和一支花,看着女孩用发黄的旧报纸包住那束娇艳欲滴的花束后,将那支花在女孩惊喜的目光中送给她,又再街角那家浸着咖啡味的英/国老头开的书店淘了一本绿皮的书页微微蜷曲的旧书,封面上金色的字体像是电影里眼镜少年的魔法教材,似乎这本历尽岁月洗礼的书中记载着什么高深的魔法。 



熟练地在欧洲之星上找到位置,看着窗外呼啸而去的景色,轻轻呼出一口混合着水果糖味的水汽。是亚瑟最喜欢的芒果味。噢,那种生长在潮湿多雨的热带的水果。这可不像一贯讨厌雨天的亚瑟的作风。弗朗西斯耸耸肩,他本身就是个矛盾体。



 踏上英/格/兰的土地,空气一如既往地带着大西洋暖湿气流的潮湿,忽然忆起自己忘带雨伞,真是糟糕透了,见鬼,在英/格/兰这种几乎天天下雨的地方。于是他将旧书和玫瑰小心地裹进大衣里,快步穿过渐渐点亮街灯的街区和镀上月色的小路。



 猝不及防又意料之中地下起了雨,秋天的雨点小而急,打在身上像末日前的轻声呢喃。弗朗西斯扯了扯黑色的高领毛衣,皱皱眉头,又要被英/国人看到自己湿淋淋的狼狈样子了吧。角落废弃的红色邮筒下传出隐隐约约隐隐约约的猫叫声,如丝如缕,弗朗西斯停下急促的脚步,往下一看,是两只小奶猫,被秋日的寒风和忽降的骤雨冻的喵喵直叫。想了想,弗朗西斯提起两只小奶猫的脖子,加快脚步向前走去。昏黄的路灯下小猫的绿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弗朗西斯,像极了他的小情人。 



终于到了亚瑟的住处,弗朗西斯敲敲那扇木门,不一会英/国人果然皱着眉头给自己开了门。 “噢天呐,弗朗西斯你这个笨蛋怎么又没带伞,看看你湿透的大衣和糟糕透顶的头发,一定是巴黎的大太阳把你晒傻了,不不不你本来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蠢得要命的法/国青蛙。等等,你手上拎着的那两只跟你一样又湿又脏的小玩意是什么?噢,该死,你该不会要养它们吧。”英/国人夸张地扶住了额头。



 弗朗西斯把小猫安置在将被丢掉的牛奶盒里,安抚地抱了抱自己焦躁的英/国恋人,落下一枚轻轻的吻,“抱歉啦小亚瑟,今天赶不上早班车,迟了点。两个小家伙是我在路上遇到的,你看它们那四只和你一模一样的绿眼睛,你忍心丢弃它们吗?” 



“嘿!你知道它们身上可能藏着多少寄生虫和病菌吗,我可不能想象它们在我干净的床上打滚的样子,你知道……” 



弗朗西斯感觉用吻堵住他家小恋人喋喋不休的嘴。“行了,小亚瑟,你快看看我给你带来的礼物。”说罢掏出自己藏在大衣里的花束和书,看到快被压成干花的玫瑰花束后,亚瑟扬了扬眉头,哼了一声,夺过花束和书,转身掩饰自己微红的脸颊,“傻瓜……” 



洗完热水澡的弗朗西斯钻进亚瑟的被窝,嵌进小恋人的肩窝,嗅了嗅他颈肩特有的香味。亚瑟嫌弃地推开他,“你头发还湿着呢”说着递过一杯冒着白气的热可可“喏,给你” 



是一股无法拒绝的甜味和沁入心底的温暖,就像他的小恋人的吻那样。弗朗西斯慢慢擦着头发,啜饮着热可可。他盯着头顶昏黄的灯,耳边是沙哑又晃晃悠悠的唱片声,还有英/国恋人标准又略带伦敦口音的慢悠悠的朗读声,他半醒半睡间只听清了这么一句:



 We are still young 



慵懒而不经意的卷舌带着浓厚的鼻音,像是要把弗朗西斯裹进浓浓的睡意里。恍恍惚惚间弗朗西斯在想,是啊,我们还年轻,还有足够的时间去爱对方,去折磨,去挽留,去亲吻对方。我还可以像这样每周末坐火车到英国来找他,而他会红着脸在家等我,等过几年我们完成了学业,我就带着他环游世界,我可以到处画画,然后像穷困潦倒的画家一样在街头卖花,给路过的众生画像。而他呢,我的小恋人,他会沉醉在他那小提琴里,没日没夜地弹奏旅游给他带来的灵感,直到黄昏降临,我带着面包和黑咖啡回到我们温暖的家里亲吻他那双祖母绿的眼镜。我们会在烛光里交换晚安吻和拥抱,会在异国的清晨里一同醒来,会在森林的小木屋里烤火,会在寒冷的雪夜中迎接圣诞的来临,会在河流上清唱异国的曲调,会在东方的宫殿前挥动画笔。



 没关系,我们还年轻,足够去深爱彼此。 弗朗西斯看着自己眼前逐渐模糊的恋人,在陷入梦乡的前一秒,如此想道。
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给你们安利这首歌 太棒了!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鲸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