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落

圈地自萌

恭喜你成功捕捉一只野生阿鲸_(:3」∠❀)_

杂食 喜欢很多冷cp 梦想成为一名文手 yeah♡

【蔺苏】【古风三十题】一醒方觉夏深

*古风三十题(2/30)
*摸鱼一时爽 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到看不出是原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挣扎着从混沌嘈杂的梦境里醒来,梅长苏眯着眼打量着,屋内过于温暖的空气裹着昏暗的光线,头似乎隐隐作痛,不知自己睡了多久,枕边早已空空如也。缓缓起身,透过竹帘瞥见雨丝斜斜地打在深绿色的竹叶上,然后变成小水珠挂在叶尖,晃晃悠悠地摇着,忽然就掉下去,啪嗒一声染深了一寸泥土。院子中间的杏梅不知何时结了果,青涩的小果实或沉甸甸地挂在枝头,或藏匿于翠绿的叶子间,不由得想起前几年蔺晨酿的梅子酒,那如蔺晨个性般浓烈而甜柔的独特味道和抿着酒漫聊的彻夜。




此时正是黄梅时节,雨总是连绵地下着,或急或缓地敲打着屋檐,有时听着入了神,不知不觉便像不慎踏入沼泽的人般陷进梦乡,蔺晨也不叫醒自己,说是自己体质虚弱,要多休息,不可总是过分费心于宗内事务。可每当梅长苏被囚于回去那些痛苦记忆所造就的梦境时,蔺晨总会轻轻地搂着自己,一下一下地拍着背,像哄着孩子的母亲般说,长苏不要怕,我在这呢。不知是因为他温柔的语气,温暖的手掌还说身上那股令人安心的淡淡香味,惊醒地梅长苏总会慢慢地在蔺晨怀中安心睡去,一夜无梦。而早晨或午睡后醒来,总能在枕边看见那张熟悉的笑脸,让人那么踏实。





梅长苏在桌旁坐下,看着桌上杂乱的放着许多东西,有两人研究了一半的棋局,蔺晨未写好的摊开着的游记,自己誊抄一半的诗集,不知从哪淘来的古琴谱,剩下一点墨水的砚台,剔透的白玉镇纸,盛着半碗药的瓷碗,还有小碟里装着蔺晨为自己准备的所谓哄小孩吃药的零嘴。




想来与蔺晨相处的这几年,他总以换地方养病的借口带着自己游山玩水,凭着琅琊阁遍布九州的势力过的逍遥自在,好不惬意。他对自己似乎总是那么温和而耐心,苦心为自己巩提高固江左盟的地位,手把手教会自己如何在这复杂的江湖中开辟出一片天地,他也愿意细细为自己把脉煎药,陪自己下棋弹琴,煎茶煮酒。甚至在听闻自己喜梅后在院中辟了块地,亲手种了几棵梅树。不知何时自己开始对蔺晨产生一种道不清的情感,是信任,是依赖,比兄弟更亲密,比知己更契合。也曾不安惶恐地问过他为何对自己这般好,复杂的神色在他脸上一闪而过,却又马上换上平常那张滴水不漏的笑容,笑着对自己说,当然是因为我爹撒手去玩把你扔给我,我不得不好好侍奉你这个小祖宗啦。





收回思绪,雨仍接连不断地下着,搅得院内一片阴沉沉的,忽然发现竹丛里不知何时冒出了几个嫩绿的笋尖,在梅雨中显得翠色欲滴,惹人怜爱。想着找纸笔来画几笔这笋,翻找时却不慎将一本画集碰落,打开一看,竟是蔺晨的画集,前几幅尽是些花鸟鱼虫,忽然画中开始出两个人的背影,似是知己,题词却甚是奇怪,什么“晓看天色暮看云”“ 沅有芷兮澧有兰”“ 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”“ 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”,梅长苏摇摇头,只当是蔺晨学艺不精。往后翻看,心中一紧,后面竟然全画的是梅长苏,有春节时带着飞流贴春联的,上元节时在夜市提着花灯笑着的,清明节时两人外出踏青放纸鸢的,端午节时在厨房帮着吉婶包粽子的,中秋时月下说笑着的,更多的是日常自己的一颦一笑,读书写字作画弹琴下棋品酒,都被细细当作艺术品描摹在宣纸上,惊愕着翻到最后一页,是最近,画中的自己站在远处雨过的绿意盎然的庭院朝外看着,似乎思索着什么,眉头紧锁,近处的蔺晨坐在桌旁笑着看着梅长苏,桌上是刚冲的冒着热气的茶,旁边的题词为:连雨不知春去





梅长苏心中一暖,之前对蔺晨莫名其妙对自己好的原因的疑惑惶恐一扫而空,他知道了,大概蔺晨也对他怀有一样的道不清的情感,而这情感究竟是什么,他忽然明白了,豁然开朗,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,拿起案上的笔,一笔一画地写道:



一晴方觉夏深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窗间梅熟落蒂,
墙下笋成出林。
连雨不知春去,
一晴方觉夏深。
——《喜晴》

评论(1)
热度(8)

© 鲸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