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落

圈地自萌

恭喜你成功捕捉一只野生阿鲸_(:3」∠❀)_

杂食 喜欢很多冷cp 梦想成为一名文手 yeah♡

【蔺苏】无题

*长苏临死
*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军帐外下起了雪,静悄悄地轻轻地铺满染了血的山岭,像是怕惊扰了什么。




梅长苏虚弱地睁开眼,看见蔺晨正坐在床边,剥着一颗颗黄澄澄的圆橘子,见自己醒了,也只是微微抬了抬眼,然后继续慢悠悠地剥着,好像给这橘子剥皮是最要紧的事,一刻不能停。




“你知道我不能吃,还在我面前剥。”梅长苏嗔怪道,沉睡了多日,声音嘶哑得像生了锈的铁,梅长苏自己吓了一跳。




“反正你都要死了,吃就吃吧。你不是最喜欢着种柑橘了么?”蔺晨眼也不抬地继续剥着。




一阵沉默。




“战况怎么样了?我们还剩多少兵力?敌方呢?怎么没看到景琰?他受伤了吗?”梅长苏忽然发炮弹似的接连问道。




蔺晨沉了沉脸色“你知不知道今天离你服下冰继草刚好两个月,你自己都要死了,还有空关心别人?”




梅长苏呆呆地向上望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

蔺晨叹了口气,“也罢。敌军节节败退,剩下的几千残兵败将还在苟延残喘,萧景琰去招降,这仗,我们算是熬到头了。”说着把剥好的橘子掰成一瓣一瓣,放在一旁的碗里,又拿起一颗。




梅长苏松了口气,看着蔺晨低头剥着那颗小灯笼似的的橘子,他的长发凌乱地束起一绺,脸似乎也因长时间的奔波劳苦而憔悴削瘦,常穿的白衣也染上了血土,没有半分平时琅琊阁少阁主的风流倜傥。




“蔺晨”梅长苏轻轻地叫着,沙哑的声音像细碎一地的玻璃“我以后不能陪你去吃顶针婆婆的辣花生啦。”




蔺晨手一顿,没有说什么。




“长苏,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?”




长苏虚弱地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他现在只觉得胸口好像有块巨石压着,喘不过气来。也许我真的要死了,他想。





“长苏,我喜欢你。”




梅长苏微微咧着嘴笑着,干枯的嘴唇裂开几道口子,“我知道” 他说。




“我喜欢你,很久了”




“我也是”





“十年前我初见你那日,你站在书房里画梅,也是这样一个大雪天,安安静静的,冬日的阳光融化在你的眸子里,我从树上一跃而下,而你看着我笑。也许,我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吧。”蔺晨回忆着。




“蔺公子可还记得,你小时候每年都随老阁主到一位将军家里,将军家里有一个淘气的小少爷,那个小少爷一听说你来就落下那群皇孙不管,就爱缠着你,看你穿着一身白衣坐在树梢上吹笛子,然后你带着他在果园里偷偷摘那些刚熟的小橘子,你吃完还给他做了盏小小的橘灯,捉了萤火虫放进去,晚上忽闪忽闪的,像极了天上的星辰。那小少爷可喜欢了,悄悄地当作定情信物,藏得严严实实的。”梅长苏眨眨眼,深色的眼睛里藏着满满的笑意“可惜啊,现在我是找不着了”




蔺晨望着梅长苏,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人,眼睛里亮晶晶的。




蔺晨拿起一瓣橘子放进嘴里,俯身亲上梅长苏单薄的嘴唇,他细细地用舌头舔湿干裂的嘴唇,再轻轻撬开梅长苏地齿贝,舌头慢慢游走他的口腔里,像在品尝着什么珍馐美馔,缓缓地把那瓣橘子渡过去,冰凉而酸甜的味道不短刺激着两人的味蕾,梅长苏也不由自住用舌头舔弄着那瓣橘子,想获得一些水份,却又被蔺晨用舌头卷起来,蔺晨把手垫在梅长苏颈下,加深着这个绵长的吻。直到梅长苏喘着粗气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


“长苏,我爱你”蔺晨轻轻抚摸着梅长苏的脸。




“我也爱你”梅长苏喘着气回答,他觉得胸口又闷又痛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心脏。




“我爱你”蔺晨拼命忍住抽泣,不能哭,他想。




“我知道”他感到眼前一片模糊,好像看不清蔺晨了。




“我爱你”他一遍一遍地说着,像是在确认什么。




“好”他很累。




“我爱你”




“嗯”




“我爱你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我爱你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我爱你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我爱你”




却再也听不见回应了。





评论(9)
热度(14)

© 鲸落 | Powered by LOFTER